您所在的位置: 新闻频道 > 嘉兴新闻 > 图说嘉兴 > 正文
汤原白癜风医院
嘉兴在线新闻网     2017-12-14 00:33:55     手机看新闻    我要投稿     飞信报料有奖
汤原白癜风医院,榕江白癜风医院,合作白癜风医院,林芝白癜风医院,尤溪白癜风医院,德化白癜风医院,吉林女性白癜风

不久前完成1.2亿美元E轮融资的小猪短租,宣告估值超过10亿美金,成为了共享短租行业又一只独角兽。但它也无法改变这门艰苦生意的本质,谈起帮房东刷厕所的往事,CEO陈驰仍会说,“这五年是殚精竭虑”。

在很多场合,小猪都被冠以“中国版Airbnb”的名号,这一方面降低了人们的认知门槛,但也多少令它陷入尴尬境地——如果说共享住宿在中国遭到了漫长的“质疑”,那么房东和房客直接对接的C2C模式更是最不被看好的那一类。这一点可以从小猪的对手们身上得到佐证:Airbnb一开始根本不打算在中国开拓本土业务,而途家也选择了从B2C的房屋托管模式入手。

但事情正在发生变化。从每月增加几十套房源、惨淡数据毫无说服力的B轮融资,到房源数有起色,但体验和酒店相差甚远的C轮,再到平台化特质渐渐成型的D轮,陈驰认为小猪所做的工作只是向资本和市场证明了“共享住宿在中国能够发生”。而E轮引入云锋基金这样的主流PE,算得上是一个转折,一个“非常大的认可”。

对于这个商业模式清晰、不太烧钱、却仍需市场教育的生意来说,认可或许比真金白银更重要。

Airbnb追求轻盈的商业模式,也恰好一入场就收割了欧美地区的优质房源。但在中国,小猪不得不从一开始就将线下运营做重。从早期拓展房源,到后来招募培训保洁员、对接安装智能门锁,和厂商一起研发烟雾煤气报警器,如今接近200个运营人员覆盖了全国的七、八十个城市,以解决各种琐碎却关乎用户体验的细节。

这个团队最近的课题,是在大都有小区门禁的南方城市,如何和周边的门店合作,把门禁卡放到带密码锁的盒子里,以便房客自主取用。而陈驰的下一个挑战,是把运营能力铺设到更多的城市,让青海的房东也像北京一样便捷。

当谈到小猪作为一个平台所扮演的角色时,陈驰喜欢用阿里做类比。除了构筑起各自领域的基础设施、促使交易发生和活跃,这两家公司最大的相似或许是人们的怀疑眼光。“二十年前,没人相信网上买东西这件事能做成。”陈驰说。

一些数字佐证了这家公司眼下的成绩和速度:总房源超过20万套;每天自主发布的房源超过1000套;今年9月平台房源数同比上涨350%,整体订单量同比上涨320%;2017年平台GMV的同比增幅超过350%。

这个速度高于共享短租行业60%的平均水平(来自艾瑞咨询),甚至高于陈驰的中长预期,但和小猪立志于颠覆的酒店业相比,以美团2016年过亿间夜量计,它们至少还相差两个量级。

从共享出行,到共享单车,再到共享一切,在这个概念起飞又落地的2017 年,陈驰似乎并不着急。记者跟他聊了聊,在共享短租这样一个“慢”生意里,一个自称理想驱动的公司,究竟可以做些什么。

领投者与“阿里系”

记者:之前的融资一直比较艰难吗?

陈驰:到D轮(2016年11月)的时候有些变化,但是主流PE还在犹豫,正好也是资本低潮。但D轮发生了,说明小猪平台化的特质出来了。

记者:这个“平台化”的意思是什么,具体有哪些表现?

陈驰:小猪为非标住宿建立了大量新的基础设施,预订规则、信用和保险、智能设备、保洁网络,我们为房东服务的能力越来越强,覆盖城市越来越多。更多房东意识到这是一个新市场,主动分享房源,房客看到了短租和酒店的差异,使用频次变高。但是融D轮时说服主流基金还是有困难,到今年这个问题就没有了。

记者:今年发生了哪些新变化?

陈驰:我们已经有了20多万房源,投资公司去做调研的时候,能充分感觉到这是个活跃的市场,并且市场自身会优胜劣汰,房东就有动力,比如一个北京的房东看到了需求,说我要在国贸做一套高级的房源,把我最好的三居室变成一个让商务客人都喜欢的房子,一天租1500块钱。而且这些房源是跟酒店充分差异化的、保证体验的。所以云锋这样的主流PE开始认可这个团队,对我们是一个标志性的转折。

记者:为什么拿云锋的钱?这样就是半个阿里系了。

陈驰:它除了非常有口碑之外,还能给公司带来一些独特的战略资源。比如涉及到数据和信用、金融的打通,他们有蚂蚁金服,他们研发的一些新技术,比如人脸识别、烟感报警器和煤气报警器这样的物联网技术,放在短租场景里都是非常好的。当然阿里也有流量,有飞猪,我们都可以慢慢做。

记者:流量对你们有多重要?

陈驰:它是加分和帮助,但不会是决定性的。其实我们现在的转化率,就是从用户进来到最后下单,已经有了四五倍的提高。

记者:这更多是一个综合因素的结果,还是你们用了一些促进转化的方法?

陈驰:评论的积累发挥了很大的作用。一个房客上来,哪怕没有看到具体的房,浏览点评的时候很多担心就会消除掉,卫生,安全,房东的亲和力。心智就改变了。再去深度决策的时候,交易效率就会变高。

记者:说到房东,小猪平台上单纯经营自己房子的房东还多吗,是不是大量C变成了小B?

陈驰:我可以告诉你一个平均数,三年前我们每个房东是1.1套房源,现在是1.8。的确在上升。

记者:这会不会违背了小猪的初衷,你们会甄别房东吗?

陈驰:我们不用甄别。因为你会发现,这个市场一定是颗粒度越小越有竞争力的。

当你有200套房子,变成短租公寓的时候,你拼不过那些小房东。我们的理念一直没变,建立一个去中心化的市场,让个人参与到住宿业务里来,最后在体验上、成本上会战胜工业化的方式。

早期为了不让自己定位模糊,我们不要公寓式酒店上线,但我现在不怕,因为即使上来也很可能拿不到订单。当然我们的目的不是在平台内部做比较,而是让用户未来每次出行、开会、带着家庭休假的时候,首先想到不是酒店,而是能不能找到一个有特色的地方去住。

今天我觉得第一个目标达成了,那就是小猪自己的平台已经做到这种效应,酒店房间可以被比较,短租公寓可以被比较,但用户更喜欢这种有特色的、温馨的,更像家,甚至比自己家还好的房子。

记者:这可能是因为选择来小猪的,本身就是接受非标住宿的用户,至少是想试试的。怎么才能说服更多人?

陈驰:还是持之以恒地教育用户。一个低频的、体验为主的业务,要新用户进来,就需要持续的广告投入。尽管对决策来说,有时候花钱也很心痛,它不像在线上打效果广告,马上可以看到转化,评估效果。广告在这个低频领域其实蛮痛苦的,但要咬定牙关。

记者:去年你们品牌的slogan换成了“居住自由主义”,没回过头看这个定位选的怎么样?

陈驰:宣传用语或呈现方式上还可以精进,但整体方向是对的。工业化时代所有事情都被公司,集团,大卖场,大渠道,大通路垄断掉,今天个人可以去做这样小而美的事情。我们有的房东真多很喜欢这种模式,他感觉更轻松,更自由。另一个,他们可以全程体验到当信用和道德开始回归,人开始变得利他的那个趋势,他们是最早体会到这个东西,你我都不一定。

对房客来说,大部分人在旅行中其实是姑息和忍受,当你在另一个城市,可以获得比你家更好的体验,而且成本不高,对人的选择也是一个自由。

记者:品牌上的投入会影响你们的盈利目标吗?原计划是明年?

陈驰:我们收入还不错,战略上没有盈利问题。2018年底,我们应该可以全面盈利,唯一的变数是看那时我们对品牌的想法是什么。

“app以外的工作”

记者:大家说小猪是中国版的Airbnb,您在一些场合也表达过不认同。所以事实上,哪些工作是Airbnb没有做或者认为不需要做,但是小猪在做的?

陈驰:我们跟Airbnb基本理念一样,就是相信人和人通过直接分享房子,最后让住宿业得到一个颠覆性的改变。

但不一样的是,Airbnb更多是做一个app,特别是在欧美,因为基础设施很好,比如说信用体系、房屋设施,接受这个理念的房东基数也比较大,你不需要做太多工作,就能够推到一定的房屋数量,把体验进化到一定阶段。但是仅此而已,再往下深入,想让那个市场变得跟酒店一样庞大的时候,基础设施还是要建。Airbnb因为前面的红利太多,就忽略了能力建设。

记者:比如门锁这种事他们是不做的,房东自己解决?

陈驰:对。他们不做平台型的工作。但我们如果不做,房东参与这个生意的门槛就太高了。

记者:像智能门锁这种服务,你们向房东收费吗?

陈驰:最开始是不收费的,还要一个房东一个房东去说服,推动成本很高。到今天房东就开始付费了,他们觉得没有这个东西会很不方便,他可能要多花几个小时去亲自接待房东,保洁阿姨要进门,还得再接待。当然,我们也不从这里赚钱,都是按成本或者比成本低一点价格给到房东。

记者:我想了解你们的运营究竟深入到什么程度,比如就智能门锁这一个单项,你们的配备率到多少?

陈驰:大概30%。比如广州、深圳一些南方小区有门禁,换门锁没有意义,那么是不是能够用一些盒子,放到的周围便利店里面,再把门禁卡放进去,再设一个密码锁,这样的基础设施都需要一点点去建设。

记者:你们的线下运营团队有多大?增长快吗?

陈驰:接近200人。我们刚开始的时候,线下100人,五年涨了一倍,增幅不是那么大。因为一些工作是演变的,早期我们线下以拓展房源为主,现在每天自主发布的房源就有一千多套,这些人员就不需要再去找房源了,转去管理摄影师、管理智能锁的安装团队,对接保洁阿姨,和厂商一起研发智能设备。

记者:接下来运营还会扩大吗?

陈驰:会,这轮融资的很多资金会用在运营团队的增加和覆盖上。现在我们覆盖20个核心城市,辐射50多个城市,明年会再增加50多个。

共享边界与信用回归

记者:今年共享概念在投资圈非常火,但你们五年前就在提了。这个概念有帮到你们吗?

陈驰:共享当然是我们的基本理念,就是用自己的闲置时间和沉没成本拿来做分享。这个时候成本变化了,并且让个人参与到一个大的产业里面来,把原有规模化、工业化方式重新解构一遍。

记者:就是连锁酒店的模式。但是在很长一段时间内,工业化都是最有效率的。

陈驰:这个很有意思,工业化之前都是本地的,小作坊似的个人服务,工业化把它打破了。但是后工业化时代,个体某种程度上又回来了,但它是建立在新的信用体系上的,这就会产生不一样的商业模式,成本不一样,体验重构掉,进化的速度重构掉。我们没有选择在酒店上做信息化处理,做一些微小创新,而是把酒店扔开了。所以它的颠覆性会很大。创业就是搏一个最大的事情,做一个最了不起的事情。

记者:也是饱受质疑的事情。

陈驰:而且是长时间受质疑。这个很正常。

记者:共享被炒到后来,大家也觉得里面泡沫是很严重的。比如共享雨伞,共享篮球都出来了。

陈驰:共享是有边界的。它会对工业化产生一些改造,但不是所有领域都会战胜工业化模式。如雨伞,现在分享成本太高,所以不能做。但未来十年、二十年,当社会信用体系到达非常高的程度,就可以做了。当然它不一定有商业模式,也许就变成一个社会公益,政府拿100万把放那儿就可以了。

共享单车也是一样,未来它会变成城市中的水和空气,当然也不一定有商业模式,因为它借用了大量的社会公共资源。

记者:但房子需要有公司来运营,更能支撑商业模式。

陈驰:对,因为车和房子是重资产,房子是更重的资产。而且中间的分享成本跟使用成本之间的差异蛮大的。一旦能够分享成功,它让出来的利益,比如说跟酒店比,价格足够便宜,体验足够有差异,大家就会愿意用。

记者:所以一味去嘲笑这件事似乎也不正确。

陈驰:不正确,未来会自然地发生。想做一个颠覆性的东西,首先要有洞察,中国未来5到10年一定会变成一个高度信用化的社会,信用化之上会是道德的一个非常漂亮的回归。


来源:嘉兴在线—嘉兴日报    作者:摄影 记者 冯玉坤    编辑:李源    责任编辑:胡金波
 
 
北京治疗白癜风总共要花多少钱